鬼吹燈 > 舟因細雨遲歸路 > 第二百六十五章 三七,三八

第二百六十五章 三七,三八

    王末末在三月七號下午被送進醫院,桑歸雨和Fa

    y他們趕到的時候,她就淡定地躺在病床上,還笑著說這日子好啊,她正愁不知道給娃娃取什么小名,小七、三七或是田七聽起來都特別可愛。

    可惜她高興地太早了,白天羊水破了進醫院,可到了晚上才開始肚子痛,什么時候生還不一定呢。

    桑歸雨想在醫院里待到她生出來,可是裴沐航不許,她也知道自己不能熬夜,又在Fa

    y說好會第一時間通知她的保證下,只好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Fa

    y想要留下來,聞人只能陪著她。

    王末末的體重超標,醫生不建議順產,但是為了生個健康寶寶她想自己試一下,完全忘記了時間不等人,等寶寶被抱出來的時候,已經是第二天清晨。

    等她休息了大半天,醒過來,緩過神,再想到今天的日子,才意識到一件非常不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今天是婦女節。

    她家娃的生日是婦女節,說出去會不會被同學笑啊?

    王末末還沒見過寶寶一眼,已經開始擔心他日后在學校的生活了。

    “寶寶呢?”

    “媽在看著。”高梧修伸手為她整理了一下發絲,滿臉心疼。

    “快把兒子抱來我看看。”王末末本來喜歡女孩子,后來被桑歸雨影響,也想要個男孩了,準備的衣服都是男寶寶的。

    “不是兒子,是女兒。”桑歸雨開門進來,正好聽到她的話。

    “女的?不是吧?”王末末有點不相信,再看向Fa

    y,見她點頭,終于相信了。

    那她的衣服不就白買了,王末末難掩失望,看見高梧修黑著臉,立馬改口,“女兒好,是貼心的小棉襖。”

    她一夸,高梧修的臉色就變好了,好似想到了什么,笑得像個情竇初開的愣小子。

    王末末默默感嘆,都說女兒是爸爸前世的小情人,這話可一點也沒錯,這才來一天,就搶了自己的地位。

    高梧修起身給桑歸雨讓位子,然后把房間留給她們就去看女兒了,裴沐航也跟著過去。

    桑歸雨坐下來,問她感覺怎么樣,是不是特別疼,聽她夸張地描述,心里開始怕怕的。Fa

    y原本還想著她們都有了,自己不能落后,也想要一個,昨晚聽她哭喊著叫痛,心有余悸,現在還緩不過神來。

    其實王末末也沒說什么,她性子都是朝前看的,過去了的都不喜歡去回憶,更何況是痛苦呢。

    她關注的點是今天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是三八婦女節啊?我的寶寶不能叫田七了。”

    桑歸雨的嘴角抑制不住地抽了抽,這個重要嗎?生孩子還要挑日子?能夠健康地生出來不是已經很好了嗎?

    很快,王末末的媽媽把寶寶抱了過來,放在王末末旁邊,因為事先想的都是男孩子的名字,這突然來了女孩,措手不及,寶寶連個名字還沒定,就直接叫了寶寶。

    期待那么久,終于見到寶寶,王末末安靜端詳著,好似要把寶寶的樣子刻在腦子里,可是她太小了,皮膚紅黑紅黑的,皺皺巴巴的沒長開,看不出什么面部特征,讓王末末有點苦惱。

    桑歸雨湊了過去,想碰碰她,伸出了手又不知道碰哪里合適,怎么哪里都嬌嬌嫩嫩的,不好下手啊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這么丑?”王末末有點泄氣,“女孩子長成這樣以后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哪里丑,明明很漂亮。”桑歸雨不認同道,許是懷著孕,母愛泛濫,她是覺得這寶寶怎么看怎么可愛。

    剛抱過來的時候裴沐航也看了一眼,是覺得丑,不過別人家的孩子他不好說,當聽到桑歸雨夸寶寶漂亮的時候,他直覺這是善意的謊言。

    可再看她真誠的表情。

    只能解釋這是高級的謊言。

    同樣堅信這謊言的還有高梧修,當他第一眼看到女兒的時候,就覺得她是這世界上第一美的人,連王末末都被擠到了第二位。

    高梧修從外面進來的時候,桑歸雨自動退出了最佳觀賞位,走到了裴沐航身邊,讓他們一家三口挨在一起。

    丈夫、妻子和女兒,感覺好圓滿。

    再看她的婆婆媽媽們,雖然彼此還有分歧,站在病床的兩邊,但是為著同一份幸福,相互妥協,日子還能平靜地過下去,桑歸雨由衷替王末末感到高興。

    王末末為著男孩女孩糾結,又為著三七三八糾結,哪有心思再想個可愛的小名,后來就一直叫她寶寶,叫到寶寶受不了寶寶這個幼稚的小名,才開始叫大名。

    因為她堅持順產,撕裂傷比較嚴重,就住了一個禮拜的醫院,期間最重的任務就是給寶寶取名字。

    其實寶寶生出來后婆婆就跟公公說了,他在村里問了算命的,說什么五行缺土,坷、坤、培都不錯,不過因為缺土嚴重,最好是圭或者垚,又按著輩分帶一個“忠”字。

    高忠圭?高忠垚?

    這名字實在不是一般土,簡直土到爆!

    王末末內心是崩潰的,面上卻牽動不了一絲表情,完全不想搭理婆婆。

    不過女孩子是進不了族譜的,自然也就連這個“忠”字都沒有資格用,聽到婆婆委婉轉述,王末末這才有了點反應,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我謝謝您了,沒資格好啊,這么高貴的名字還是留給有資格的人吧,我家寶寶就隨便一點好了。

    她不置可否,瞥了一眼高梧修,保持最基本的微笑,視線呆愣地投到了天花板上。

    高梧修知道她不高興了,他自己更不高興,截住了母親的話匣子。

    “這么難聽的名字怎么配得上我女兒!”

    兒子都這樣說了,婆婆也就不聊名字的事,岔開話題問王末末要不要喝湯,強調這對下奶特別好。

    接連喝湯,王末末早就喝膩了,但是想到對寶寶有好處,怎么樣也要喝一點,只是再好的東西吃多了也受不了,聞到那味兒就覺得惡心,忍著咽下一口突然又反嘔上來。

    高梧修連忙托住碗,拿了紙給她擦拭,“喝不下就不喝了。”

    他不愿意看到末末勉強自己,又不是沒有奶,實在不行就吃奶粉,沒必要受這份罪。

    不想老婆受罪,也不想聽自己母親嘮叨什么白費了工夫,這湯湯水水最后都進了高梧修的肚子。

    后來,坐完月子出來,桑歸雨就發現王末末瘦了很多,高梧修胖了不少。

    王末末生了,桑歸雨總想著去看她和寶寶,如果裴沐航在,可能十次會有九次被他用各種理由打消念頭,如果Fa

    y在,那就不一樣了。

    未免Fa

    y總是鼓動桑歸雨出門,裴沐航只好想盡辦法把人帶到公司去,可是去了公司沒人理她,覺得沒勁還會自己跑回來,然后帶著桑歸雨出門玩。

    沒有辦法,他只好勒令聞人休假帶小妮子出去旅游,去哪里去多久都沒關系,最好是別回來了。

    Fa

    y走之前被桑歸雨狠狠唾棄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就數你心思多,為了男人連閨蜜也要利用。”桑歸雨丟了個毛線帽給她。

    他們這次打算去滑雪,正在收拾行李。

    桑歸雨比較宅,天冷的時候更是哪里都不想去,偏偏Fa

    y像是多動癥患兒一樣,每天早上就開始問她要不要去哪里哪里,問得她都煩了。

    Fa

    y那點小心思根本藏不住,每次她告訴裴沐航自己要出門,然后聞人就回來,然后某個小女人就開開心心地忘記要出去玩的事,順便把她也忘記。

    一次兩次沒感覺,多了自然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我的好嫂子,你就當是行善積福,幫幫我這個可憐的小女子吧。”想到要和大叔一起出門,Fa

    y就樂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他那么忙,我們都從來沒有好好約會過,也沒出去玩過,好慘的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便宜還賣乖!我可記得前不久聞人還丟下公司的事去你家陪你,還有圣誕節……”別以為孕婦的記性不好。

    她的舊賬未翻完,Fa

    y已經拖著箱子落荒而逃了。

    桑歸雨和王末末打了電話,視頻的時候發現高梧修也在家里,所以現在的情況是聞人陪著Fa

    y出去玩,高梧修在家照顧老婆孩子,然后裴沐航一個人在上班?

    記得以前在起航的時候,都是這兩個人幫他分擔工作,那現在不就只剩他一個人了。

    這是想累死領導嗎?

    桑歸雨清麗的眸子閃現不滿,和老媽一商量,桑母果斷贊同她多關心一下裴沐航。

    做母親的無非希望女兒能夠婚姻幸福,家庭美滿,桑母依稀還記得當初丈夫背叛自己時的說辭。

    “你關心過我嗎?我上班那么晚回來,就給我吃一碗菜飯,只顧著自己睡覺,我的累你懂嗎?體諒過嗎?”

    他質問的時候,桑母自己也無法回答,在她的認知里,她一直把丈夫寵得像大爺一樣,衣來伸手飯來張口。

    她想不起來什么時候發生這樣的事,只覺得那些年自己也好累,洗衣做飯,輔導孩子,明明有丈夫又好像只有一個人。

    說到底還是她太傻,以為只要顧好家里,做好他的后盾就可以了,沒想到其實男人也像孩子一樣,他可能不需要家里的地板有多干凈,只希望在疲憊的時候知道有個人還在意自己。

    他們都是沉默寡言的性格,對于愛,也許很深,卻不懂得表達。

    時常隱忍退讓,一旦開始表達,便是一次大爆發。

    桑母搖搖頭,蓋上鍋蓋,過去了她也沒什么好追悔的,只是不希望女兒重蹈覆轍。

    “這樣燉一個小時就好了嗎?”桑歸雨盯著砂鍋,巴不得立馬能夠好。

    她想給裴沐航弄點好吃的,不相信自己的手藝,就纏著老媽做。

    http://www.mjaqcvq.com.cn/zhouyinxiyuchiguilu/11888110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mjaqcvq.com.cn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gdbzkz.com
新时时三星组三 金惠配资 趣操盘 潍柴重机研发出氢能源整机 3d开奖结果* 天臣配资 润旺配资 上证指数2010年走势图 最安全的p2p理财平台 曼联股票指数 2019年9月1日美国股票指数 股票指数4000点啥意思 2010股票分析师排名 影响股票涨跌的因素 gptjw股票推荐网 股票融资方式 西山煤电股票行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