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止道為仙 > 第50章 打到服為止

第50章 打到服為止

    剛走到銅門下,便有兩名身穿甲胄的將士將自己的身形顯現出來,兩名將士看到白刑天都拱手抱拳喊到:“見過天將主。”

    白刑天面帶微笑的沖二人點點頭,說到:“通知十大騎將,二十六旗長一會再點將臺前集合,本將主有事要宣布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二人目送白刑天和柳尋香走進去之后,便立馬用傳令軍符通知各大軍旗。

    沒一會,整個如煉獄的陰關就猶如一頭雄獅般緩緩蘇醒,開始展露出它的獠牙。

    白刑天繼續在前面說道:“從現在起,你是殺神千人騎的預備騎之一,但是。”說到這里,白刑天停頓了一下,佇立下腳步回頭看向跟在自己身后的柳尋香說道:“我很同情你。”

    柳尋香微微皺了下眉頭,經歷過最開始的震驚之后,他已經徹底冷靜了下來,因為他很明白,要想在這種地方活下來,并且活的很好,裝傻充楞,顯然不是一個好的選取法子,所以白刑天的話,讓他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    一路無話,很快,柳尋香就在白刑天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個極為寬敞的校場,在校場的另一頭,還有一座七尺高的黑玉雕臺,而他和白刑天要去的地方,就是那雕臺之上。

    “看來,那便是點將臺了。”柳尋香看了一眼黑玉雕臺,心里暗暗說道。

    等到二人站在黑玉雕臺上時,臺下的校場開始陸陸續續涌進將士,遠遠看去就如同過江之鯽,估摸著,怎么著也有個三五萬人左右,好在這校場夠大,即使所有的人都到齊了,也不顯得擁擠。

    而在校場兩旁,靈氣涌動成一個個漩渦,緊接著,一塊由黑鐵鑄造的馬面從漩渦中顯現出來,緊接著馬身也出現在眾人眼中,這馬身赤紅,上面還有些黑紋錯落有致,馬蹄下燃燒的黑紅色的火焰將地面燒的焦黑,這馬居然都是純血的麟血魔馬。

    傳說這麟血魔馬是被上古大魔的魔血所侵蝕而不死的異種,它不僅體力和耐力遠超一般的異獸,更有著殘暴兇戾的性格和不俗的戰力,因此是四大至尊國軍隊中,所有將領都夢寐以求的,最為奢侈尊貴的坐騎之一。

    麟馬之上,則是坐著一個個身穿黑袍,手握巨大鐮刀的身影,這黑袍極為寬松,巨大的帽子將每個人的面貌都遮的嚴嚴實實,一身威壓和血腥讓人觸之心驚。

    這十名黑袍,便是殺神千人騎的十大騎將!

    等到沒人再從后方趕來時,白刑天向前踏了一步,抬起右手手掌向下輕輕一按,沒有任何靈氣波動,卻讓本來還很嘈雜的校場頓時安靜了下來。

    白刑天早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場景,看到臺下的眾人安靜下來以后,便朗聲說到:“今日,本將主召集大家來此,是有件事要宣布,站在我身旁的,是殺神千人騎預備騎的新人,首先,作為將主的我,很是欣慰,能招攬到如此天驕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臺下頓時一陣哄鬧。

    “天驕?又他媽是天驕,天驕就能不按規矩來嗎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俺們整天玩命的訓練,圖個啥,不就是預備騎的名額嗎,這下到好,玩個捶捶。”

    “憑什么,將主居然這么偏心,這樣如何能服眾啊。”

    就在眾人開始議論紛紛的時候,一道聲音從人群中突兀而出:“我不服!憑什么他能成為殺神千人騎預備騎?將主,我不服!”

    其他的人聽到頓時都識趣的閉上了嘴,個個都一臉看好戲的樣子閃到一邊,將說話的人展現在了白刑天和柳尋香的眼中。

    柳尋香看了眼這人,是個約摸二十余歲的青年,身上的青筋如虬龍一般看起來孔武有力,渾身的靈氣也如同滔滔火焰,在體內沸騰不已,仿佛隨時就會爆起與自己一戰。

    白刑天笑呵呵的將雙手交叉放在身前,眼中閃著些幸災樂禍的目光看向柳尋香說道:“哦?看來有人不服了。”然后又轉身沖著臺下說道:“你們有什么資格不服,他吳大牛,來自一個偏遠小國,在來這之前,把我秦國大劍宗引氣天驕榜的第二打的昏死過去,公平對決,本將主在一旁親自作證。

    而你們呢,每天都知道埋著頭訓練,根本不懂什么是實戰,最狠也就只能看著那些天驕榜的名字吼幾句,發泄兩聲,像個娘們兒似的在那嚷嚷不服,你們自己說,我說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臺下的數萬將士齊聲喊到。

    “好,既然你們說不是,那為什么到現在,還只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說要挑戰,其他的人呢?你們是認慫了,裝孬了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!”

    興許是白刑天的話徹底激怒了臺下的將士,這一次,臺下的將士是齊聲吼出來的,更有些人看向柳尋香的眼光,都帶著些許殘暴。

    柳尋香看著這些人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剝的眼神,眼中也開始起了些許冷意,然而白刑天依舊沒有結束他的挑唆,繼續說道:“一群除了吼就是叫的廢物,你們若是害怕了,就滾回被窩睡你們的大覺,別在這里給我裝模作樣,我大秦養你們這些豬玀,也就只圖聽個響。”

    “吳大牛,你給老子滾下來!老子讓你一只手,單挑!”

    “媽的,老子忍不住了,我要撕碎了這小子!”

    “什么狗屁天驕,老子就是專門揍天驕的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想餓了很久的狼獸看到一塊肉一般,眼神猩紅的看向臺上的柳尋香,不斷的叫囂著。

    白刑天也看著他問道:“怕了嗎?如果你怕的話,你可以選擇退出?”

    柳尋香清冷的聲音再次出現在這煉獄之中:“退出的后果就是被殺,何必多此一問呢?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不退出的話,大家都不服你啊。”白刑天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說道。

    柳尋香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一個縱身躍下了點將臺,在他擦過白刑天的身旁時,一道聲音在白刑天的耳邊響起。

    “大家不服,那我就打到他們服為止。”

    白刑天看著躍下臺的柳尋香,眼中閃過一絲贊賞。

    柳尋香剛一落地,瞬間便察覺到自己的身體四肢猶如掛上了生鐵球一般,這讓沒有準備的他有些措手不及,正要運轉靈氣來抗住這股重力時,卻發現靈氣的運轉也很是生澀,這校場不僅能增加人的重力,居然還能壓制體內的靈氣。

    不過在這里,可沒人會講道理講憐憫,見到柳尋香落地,離的最近的一個將士立馬便沖上來,缽兒大的拳頭如流星劃破夜空一般,直擊柳尋香的面門,柳尋香躲閃不急,雙手掙的青筋暴起才在這千鈞一發之際抬了起來,雙手交叉抵擋住了迎面而來的一拳。

    “嘭~”

    一聲悶響,柳尋香的身子如同離弦之箭一般被撞到了黑玉石臺的壁面上,強大的反力與正面的撞力在他體內碰撞開來,讓他一時沒忍住,哇的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。

    在萬人的歡呼中,出手的漢子拍拍手,眼中閃過一絲不屑,嘲諷道:“怎么,這樣就不行了?就這樣還天驕?狗屁吧,就憑你,也配?”

    柳尋香右手狠狠地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雙眼中閃現過一道狠意,隨即右腳發力,躍身而起在空中一個轉身落下,彎曲的膝蓋直直的朝著那漢子的天靈蓋奔去,但這漢子卻根本不在意,反而眼中的嘲諷更濃郁了些。

    “想撞,爺爺送給你撞。”漢子一身獰笑,雙腳一蹬,整個人就像一個人形炮彈一般撞像柳尋香,二人的速度都很快,加上都想加重力道撞向對方,所以看到漢子過來時,柳尋香想要調整過去卻根本調整不動,靈力運轉不暢。

    “該死。”柳尋香心中暗罵了一聲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意外,二人半空相撞,不過這次,柳尋香倒沒虧,撞他的漢子也被這股力道給反彈回去,以更快的速度砸到了地面,只是相比而言,柳尋香要更慘一些罷了。

    掉落在地的柳尋香躺在地上,渾身的骨頭都要散架了一樣,鮮血也從鼻子嘴巴里往外翻涌,看上去頗有些駭人。

    灰塵散去,砸在地上的漢子爬起來,拍了拍身上的灰,看向遠處躺在地上的柳尋香,又快步走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劉十五,你他奶奶的到底行不行啊,被個新人打到地上砸個坑,你真丟人。”

    “老劉啊,你他娘的沒吃飯啊,打個新人蛋蛋都這么費勁?”

    “老劉,是不是上次回陽關,在女人肚皮上累著了,所以沒勁兒了?”

    這個叫劉十五的漢子聽到身邊圍觀的同袍們嘲笑自己,有些惱羞成怒,大聲喊到:“你們都他娘的閉嘴,看老子怎么收拾他。”

    嘴里雖然狠話放著,但是劉十五心里確是在打滾,這小子的體質似乎有些不同常人,平常人被自己這么一撞,不死也重傷,可這小子雖然撞傷了,但是也把自己給撞砸在地上,感受到背后的疼痛,劉十五心中怒火更甚,剛才的砸地,也讓他受了點輕傷。

    看著柳尋香慢慢的從地上爬起來的狼狽樣子,劉十五獰笑道:“怎么,現在不擺出你那副清高嘴臉天驕傲氣了?”

    柳尋香沒說話,但就在劉十五伸手想要掐自己脖子時,他的一只手瞬間抓住了劉十五,劉十五的反應也很快,在自己手被抓的一瞬間立刻以爪換掌,順著柳尋香的手翻手一繞,正要反手抓柳尋香時,卻被柳尋香掙脫。

    劉十五嘴角勾起,一張滿是譏諷的臉瞬間落在了柳尋香的瞳孔之中,本要抽身退后不跟劉十五硬杠的柳尋香見到這個笑臉,心中一慌,還沒等反應過來便被劉十五一腳勾住身子,隨后被一股大力拉回過去。

    劉十五的動作太快,快到柳尋香都有些反應上跟不過來,剛被拉回去的柳尋香身子順勢一轉,隨即兩處劇痛出現在自己的胸和腹兩處,卻是被劉十五的雙拳擊中,而擊中后不到半息,腹部再次受到一股巨力。

    身子再次如炮彈一般射在了黑玉臺壁上,這一次,柳尋香掙扎了好幾次都沒能爬起來。

    白刑天不說話,只是笑瞇瞇的看著他。

    劉十五有些畏懼的看了一眼白刑天,發覺白刑天并沒有要停止的意思,便繼續沖柳尋香說道:“既然你這樣想留在這,也不是不行,看你長得白白凈凈的,只要你愿意換身行頭,夜里把我們伺候好了,留在這里也不是不行,你們說對不對?”

    說到后面,劉十五沖著周圍的將士大聲喊道。

    眾人都哄笑不已,其中有幾個看向柳尋香的眼神也開始有些變化…

    柳尋香的頭發已經零散開來,披頭散發的他抬起頭,雙眼猩紅的看著說話的劉十五,慢慢的爬了起來。

    劉十五見狀,嘲諷道:“喲呵,不服啊,那爺爺我告訴你,你不服你也只能憋著,因為你打不過老子,但是老子不服你,你能拿我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那,我就打到你們服為止。”柳尋香清冷的聲音響徹在了點將臺。

    這聲音,帶著三分冷意,帶著三分無情,還有三分暴戾和一分殘忍。

    http://www.mjaqcvq.com.cn/zhidaoweixian/11888117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mjaqcvq.com.cn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gdbzkz.com
新时时三星组三 好彩1开奖结果 陕西快乐十分百宝app 2019陕西麻将1元微信群 3d今晚预测号码最准 香港六合彩八百万分析网 体彩4场进球开奖 黑龙江快乐十分麻将盘 短线股票推荐低价 黑龙江省p62开奖 快3开奖图走势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查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前三组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走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 山东11选5走势一 湖南快乐十分84期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