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外道魔祖 > 第292章 欠我的東西,是時候還我了(2)(今日心情不錯,八更)

第292章 欠我的東西,是時候還我了(2)(今日心情不錯,八更)

    親~本站域名:"166"的簡寫諧音,很好記哦!好看的強烈推薦:    幽暗深淵位于白虎國西陲,就好像是玄周大陸的一只眼睛,常年累月的注視著蒼穹日月,歲月變遷。

    不過,名字雖然陰森嚇人,但這片深淵的內部,卻其實是一片鳥語花香的去處。

    這里有湍急清澈的河流,更有很多陸地上少見的蕨類植被,除此之外,就要數那隨處可見的毒蛇蟲蟻了。

    它們看著嚇人,但卻實則是一片地域純凈于否的象征。

    就好像咱們吃的蔬菜,若無蟲子啃食,那便是打了農藥的東西,就算看著再美好,也屬于骯臟之物。

    往常回來,煙都總會抓些大蛇回去煮湯。

    不過今天,他卻是沒有這個興致了。

    此時距離殷洪攻打拜火城已經過去了半個月。

    這半個月來,拜火城的慘狀傳遍了天南地北——白虎國,朱雀國,甚至于玄冥國。

    后果就是,凡人們再也不敢居住在明顯有修士活動的城池。

    血殺組織所在的各處城池,在短短半個月的時間內,變為了一座座蕭條無比的空城。

    很多凡人情愿住在荒郊野外,都不再愿意與血殺組織的人呆在一起。

    而沒了凡人,殷洪的異形便是更加的猖獗了。

    整個白虎國,到處可見異形得痕跡。

    起初,他們還只在黑夜出沒,但漸漸的,他們連白天都敢四處行走了。

    他們并不侵擾凡人,有的甚至會幫助凡人種地干活。

    當然,前提是凡人們給他們吃的。

    而白虎國的修士可就沒那么輕松了。

    不管你是不是血殺組織的人,只要你在凡人的聚居地使用了法術,侵擾了凡人的生活,那么第二天的早上,你的尸體便可能會掛在某個凡人城鎮的城頭,并且還在胸前掛上“罪人”這兩個字。

    白虎國得王室也對血殺組織表示了抗議。

    因為這么一鬧,他白虎國得民生將會受到極大的影響。

    而民生受到影響,他們的財政便會出現赤字。

    沒有錢,他們怎么打仗?怎么抵御朱雀國的反攻?

    所以,在抗議之后,白虎國發出了最后通牒,不再允許血殺組織在凡人城鎮建城,哪怕他們會幫忙建造防御法陣也不行。

    血殺組織大怒不已,揚言要滅掉白虎國王室,重新扶植新君。

    但這一次,白虎國王室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堅決與勇氣!

    然后——搬出了已經被證實成為了殷洪弟子的慕容茜。

    你要殺我白虎國王室?

    可以啊!

    但你殺得光嗎?

    遠的不說,慕容茜你總是殺不掉的吧?

    而只要慕容茜不死,你殺光我白虎國的王室又有什么意義?

    到時候,慕容茜一樣能以王室遺孤的身份繼承白虎國的一切。

    她甚至會成為白虎國歷史上最強大的女王!

    因為她的背后,站著一個能以一己之力,撼動整個修真界的可怕魔頭!

    血殺組織沉默了。

    隨后損耗了12位執法者的性命,用以推算起了殷洪的所在,想要將他斬殺。

    但可惜,殷洪根本沒有命格。

    一個連命格都沒有的人,你怎么推算他的命理?

    所以最終,那12位可憐的執法者算是白死了。

    經歷過這樣的慘敗之后,血殺組織就算再自大,也不得不承認了一個事實——他們拿殷洪,真的是一點辦法都沒有。

    抓不到,殺不死,甚至還打不過。

    可是,事情難道就這么算了?

    那樣的話,血殺組織還有什么未來可言?

    血殺組織得暗主陷入了有生以來最為掙扎的時刻。

    而在整整閉門思索了三天之后,他終于是下達了命令,將煙召回了幽暗深淵。

    他已經聽說了煙與殷洪的交集。

    起初,他非常的憤怒,甚至有過要讓黑云血尊更換暗子的念頭。

    但現在反過來去看,整個血殺組織還保持著清醒的,似乎正是這個他從不看好的暗子。

    煙從一開始就明白了殷洪的強大,也曾不止一次寄來書信建議血殺組織與殷洪和睦相處。

    可惜那個時候,血殺組織還沉醉在天下無敵的沒夢之中,深以為與區區一個筑基修士和談乃是一件非常的掉價且羞恥的事情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血殺組織也不會陷入眼前的境地了。

    “煙!拜見暗主尊上!見過諸位長老!”

    步入光明溫暖的大殿,煙低垂著眼簾,沖著寶座上的老人行了一個大禮。

    此時,整個大殿中一共有十二個人,除了四位排在末尾的玉樹境,其他都是金丹。

    不過最顯眼的,還是主座上的暗主以及王座下方,并排盤坐著的三個老人。

    “短短三個月不到,我血殺組織前后折損了五位金丹。煙,對此,你有什么話要說嗎?”

    打量了一會煙,暗主緩緩的開了口。

    他的聲音聽不出喜怒,但煙,卻不由得繃緊了身子。

    “回稟暗主。煙自拜入尊師門下,學到的第一課便是殺手的因果。對于我們這些殺手而言,雇主的請求是因,殺人拿錢則是果。只有堅持這個原則,我們才是最純粹的殺手,不會牽扯到其他恩怨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現在,我們都在做些什么?堂堂殺手,不去接單殺人,反而前去殺人奪寶?覬覦他人寶藏?這是我血殺組織創立的初衷嗎?”

    “諸位前輩,時至今日,你們可還記得祖上留下的教條?修真四劫,人劫最強,也最容易把控。我血殺組織之所以日益強大,正是因為我們的因果,永遠都是最為純粹的因果。我們隨時隨地都在面臨人劫,但卻又不會深陷于人劫之中。因為只要我們拿到了雇主的錢,便等于是斬斷了所有因果。”

    “可現在。血殺組織已經變味了。我們不再是拿錢辦事的殺手,我們已經變成了豪取強奪的強盜。暗主。您知道為什么我們當初通緝殷洪,殷洪并沒有奮起反擊,但這次卻反抗得這么強烈嗎?因為當時,我們只是拿錢辦事的工具,不是那一層因果的主體。所以,殷洪就算要報復,也不會找到我們的頭上。”

    “而現在。我血殺組織已經是成為了這層因果的主體,再也無法超然事外。”

    “師尊曾說,不管多渺小的目標,我們都不可以輕慢小瞧。因為我們是殺手,隨時隨地都要迎來人劫。小瞧自己的目標,就等同于蔑視天地四劫。但在諸位前輩眼里,我看不到一絲一毫對于殷洪的慎重。就連暗主尊上,似乎也還覺得我們敗給殷洪只是一時的失利。這,真的是一種很危險的現象。”

    煙徹底的低下了頭,表現得極為恭順。

    可惜,他的話卻仿佛是一根根利刺,深深的扎入了每個人的心頭。

    除了黑云血尊,所有人的臉色都是陰沉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但是,想反駁時,卻無一人想得出這些話語中的漏洞。

    沒辦法,事實這種東西,本就是最難反駁的存在。

    煙一切都是在從實際出發,他們想要想出一套推翻實際的說辭,又哪里是一時三刻能夠完成的事情?

    就算勉強做到了,還不是漏洞百出,徒惹人恥笑?

    “你言下之意,是說他們死有余辜咯?”

    暗主臉上明顯閃過了一絲不悅,但卻并未動怒。

    “暗主。在回來之前,煙做了一個統計。請您過目。”

    煙依舊低著頭,從袖口抽出了一份清單,讓大殿中的內侍遞了上去。166閱讀網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mjaqcvq.com.cn/waidaomozu/11888147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mjaqcvq.com.cn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gdbzkz.com
新时时三星组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