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公子如蘭,美人如玉 > 第二百六十三章 喜得千金

第二百六十三章 喜得千金

    柔心生產那日,劉濤守在了她的屋子外面負責遞送東西。

    兩名護衛也守在柔心的屋門外。柔心是練武之人,所以她的孩子很順利的就生了下來。

    產婆將孩子洗干凈包好放在了柔心的身旁。

    這時,六皇子匆匆地趕來了。劉濤側身低頭站在門旁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樣了?”六皇子詢問道。

    “恭喜太子喜得千金!”劉濤用婦人的聲音答道。

    “賞!”六皇子掀開門簾走進屋內。他身后的公公遞給劉濤一袋賞銀。

    柔心摟著孩子睡著了。六皇子看著那女嬰笑了。如果柔心產下了男孩,那么他還真不知道該不該留!

    公子清淺派劉濤女扮男裝的目的就是為了這個。如果是男孩,那么劉濤就會想辦法將孩子抱走。

    公子清淺聽說柔心生了女孩,倒是松了口氣。不然就算他們抱走孩子,柔心不知情的情況下也會傷心的。

    “公子!是不是讓炫飛立刻配解藥給柔心?”劉濤見公子清淺一直留在六皇子的府邸,心里很是擔心。

    “等孩子滿月再說吧!”公子清淺看著園子里的那棵桃樹下的木墩道。

    六皇子給柔心的孩子找了奶媽。柔心卻給辭了。她要自己帶這個孩子。

    姜央每天幫著柔心照看著孩子,漸漸地也喜歡上了。

    柔心的身子很快就復原了。她閑不住,抱著孩子在地上走動。姜央看到了抱過孩子,讓柔心到床上休息,不許下地。

    孩子辦滿月宴那天,六皇子抽空回到府邸陪著柔心。

    “孩子該有名字了!”六皇子拿出了已經測好了的名字遞給了柔心。

    “盈盈?”

    “怎么?不喜歡么?”六皇子緊張地看著柔心。

    “很好聽!謝謝!”柔心沖六皇子施禮道。

    “來!盈盈!”六皇子抱起了孩子親了親。孩子居然咯咯地笑了。

    姜央接過孩子走了出去。柔心收拾停當與六皇子一起去見賓客。

    宴會結束后,六皇子又回到了宮中。他說過幾天就接柔心母女進宮。

    柔心趁姜央哄孩子睡覺時去了園子。她希望能遇到公子清淺,告訴他這件事。誰知公子清淺并未出現。

    柔心回道了自己的屋子里很是傷感。她知道一旦自己進了宮,那么要想再出來就難上加難了。

    三天后的清晨,六皇子身邊的福公公來接柔心進宮。柔心抱著孩子出門時,還抱有一絲希望地向四處看了看。結果她只看到了兩名護衛立在門前。

    柔心懷著失望的心情上了馬車。姜央也跟著鉆進了車里,坐在了柔心的身邊。

    馬車駛向了皇宮的方向。柔心的心沉入了谷底。

    馬車突然停住了。緊接著就傳來了喊聲:“抓住他!別讓他跑了!”

    姜央掀開小車窗看向外面。原來他們正路過一個集市。官兵們正在捉賊。集市上的人很多,車馬也不在少數。市集上的場面一度很混亂。

    姜央還沒來得及轉過身來,她就被打暈了。公子清淺走進了馬車。他拉著還愣著的柔心快速地走出馬車。

    柔心看到了旁邊車子上的劉濤。劉濤接過柔心手中的孩子送到了車廂里。

    公子清淺攜柔心飛身上了旁邊的車子。公子清淺和柔心剛進了車子里,馬車就移動了。他們的動作很快,也沒有一絲的聲響。趕車的看了一眼居然沒吱聲。柔心便知道他定是公子清淺的人。

    其余跟車的人被人群擠得站立不穩,哪里還有心思顧及到別人?所以沒人注意到柔心換了馬車。路人就算瞥見了,也不會在意的。這事兒跟他們全然沒有絲毫的關系。

    “坐穩了!”炫飛趕著馬車直奔城門而去。

    劉濤把孩子遞給劉濤便出了馬車廂坐到了炫飛的身邊。

    這次,炫飛駕著馬車順利地出了京城。他們趕往邊關方向。

    “來得及嗎?”柔心擔心地問公子清淺。

    “先把這藥丸吃了。你如果恢復了功力,就算他們追上來,我們也不怕!”公子清淺將一粒紅棕色的藥丸放到了柔心的口中。

    柔心咽下藥丸,看了看自己懷里已經睡熟了的女兒。媽媽一定會保護你的!柔心在心里暗暗地念叨著。

    “名字娶了么?”公子清淺看著自己的女兒問道。

    “叫盈盈!”柔心說出了六皇子給孩子取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海盈盈!嗯!還不錯!”公子清淺伸手摸了摸女兒嫩嫩的小臉。孩子的嘴動了動,然后繼續睡著。

    “和你娘一樣的貪睡!”公子清淺最了解柔心了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不貪睡了!”柔心怕公子清淺把孩子弄醒了,便將他的手拿開。公子清淺卻握住了柔心的手。

    柔心靠著公子清淺閉上了眼睛。她覺得自己有些困倦。

    馬車過了洛州,公子清淺喚醒了柔心。他們換上了快馬。

    荊州在望,公子清淺四人被官兵圍住了。一場廝殺不可避免地發生了。

    柔心的功力已經恢復了七成。他們殺開一條血路逃到了荊州城外的一座山里。

    這座山十分的險峻,山上的灌木和雜草叢生。林木也十分的茂盛,根本沒有道路,更沒有人煙。

    劉濤和炫飛身上雖然帶著水和干糧。但是他們走了三日后,食物和水幾乎不剩多少。

    “前面就是邊關防線了。”公子清淺遠遠地望著那里的營帳皺起了眉頭。防守的兵士幾乎增加了一倍。

    “我們能過去么?”柔心靠著對面火龍般的火把幽幽地道。

    “對付他們總可以吧!”炫飛坐在山巖上玩石子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用毒,那么臨國的六皇子就會抓住你的把柄。皇上要是不治你的罪,那么邊關將會重燃戰火!”公子清淺的眉頭鎖得更緊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們豈不是過不去了?”炫飛將一顆石子擲向山谷。

    “臨國的邊關突然增兵,必然驚動幽京的守軍。只要他們如實上報,我們便有機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說公子瑾闌會幫我們?”炫飛扭頭瞪大眼睛看著公子清淺。

    公子清淺沒有再言語,只是輕輕地點點頭。柔心坐在公子清淺的身邊給孩子哺乳,現在她的心里和眼里只有孩子了。

    公子清淺四人只有等。炫飛只是希望公子清淺的分析不會有差池。

    公子瑾闌的確接到了邊關的密簡。含光另外附加了一封信簡。信簡中告訴公子瑾闌有關公子清淺在臨國的一切計劃。

    公子瑾闌看著幾案上的快要燃盡的燭火,終于還是不忍心不救柔心。

    “楓炎!立刻讓人將這封羽信火速送往邊關交給明月!”公子瑾闌的臉在昏暗的燭火下顯得格外的冷峻。

    “是!”楓炎那些羽信疾步走出了公子瑾闌的書房。

    公子瑾闌端起茶杯,卻發現茶水早已經涼透了。他抬起頭看向空空的茶桌,一股落寞的情緒攫住了他的心。他猛然掐滅了燭火,屋內頓時陷入了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公子瑾闌緩緩地起身走出書房。他抬頭看著被烏云籠罩的天空,不禁悵然神傷。他本以為自己能放下,到頭來還是無法忘懷那段情。

    

    http://www.mjaqcvq.com.cn/gongzirulanmeirenruyu/11888114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mjaqcvq.com.cn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gdbzkz.com
新时时三星组三 河北十一选五任五开 开机号3d 老11选5 南粤36选7开奖结 哪种理财平台最安全 微乐山东麻将有没有挂 百股顺配资 中国十大理财平台官网 谷歌股票行情 股票推荐 卡五星麻将楚 贵阳捉鸡麻将规则 北京赛车pk10历史开奖 投资理财平台 内蒙古快3 益盟炒股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