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 > 都市跨界高手 > 046. 禁止通行

046. 禁止通行

    從新月縣到多喀爾則巴朗縣,路途并不算遠,但是路況比較差,特別是要翻越三座4000多米的雪山,給集訓組六人還是帶來了不少麻煩。

    好在天公作美,沒有遇到極端雨雪天氣,一路上都比較順利,六人三車抵達多喀爾則巴朗縣獨立營時,剛好下午一點四十,比引者約定的時間提前了一個多小時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的,這里是軍事禁區,不能停車,馬上開走。”

    營門口的衛兵端著步槍,“騰騰騰”沖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戰友,我們是獨立營內訓基地新招的學員,麻煩你向值班首長報告一下。”金城下車亮出自己的軍職證,他剛從陸軍軍事指揮學院畢業,現在是副連職中尉。

    “內訓基地?內訓基地有特別通行證,請出示!”士兵沒有接軍職證,眼睛迅速掃視了一通金城和隨后下車的李楓、鄭天。

    顏童、司徒玉慶和林香墨負責開車,就沒有下去。

    營門左側,另外一名衛兵密切注視著這邊的情況,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。

    這也難怪,多喀爾則巴朗縣是雪旗會在三原省的重要據點,這里的暴亂分子很猖獗,歷史上獨立營共有11名衛兵被暗殺。所以,不管白天黑夜,獨立營都是高度戒備,站崗執勤的衛兵全是荷槍實彈。

    “我們是新學員,特別通行證還沒辦下來,要不,請你向營部首長匯報一下,首長應該知道這個情況。”金城有些無奈。

    正說著,旁邊值班室走出一名少尉軍官,他仔細打量了金城一番,面無表情地說道:“我們沒有接到內訓基地新學員報到的通知,請你們馬上離開,否則……”

    “否則怎么樣?說話注意點,我們也不是好惹的!”鄭天年少氣盛,忍不住懟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張小民!”少尉軍官不理會鄭天,而是對旁邊的衛兵叫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到!”衛兵小跑兩步,筆直地站在少尉軍官面前。

    “立即匯報連長,有疑似暴恐分子搗亂,請他趕緊派一個排過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哨兵張小民答應一聲,迅速向值班室跑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這位排長戰友,千萬別誤會,我叫金城,是西南軍區直屬一團副連職參謀,這是我的軍職證,我們真是過來報到的。”金城見事情要鬧大,急忙勸阻道。

    “戰友?是敵是友,現在還說不清楚,既然你們沒有特別通行證,那介紹信總該有吧?拿出來瞧瞧。”少尉排長把手一伸。

    “介紹信?這個……這個我們也沒有,主要是這次……”金城一臉尷尬,心里對巫山的安排無語得很。

    “什么憑證都沒有,叫我怎么相信你們?給我馬上離開!”少尉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下車后一直沒吭聲的李楓大叫道:“臥倒!”

    與此同時,他躍身而起,一下子將少尉排長撲倒在地。

    緊接著,“嗤”地一聲輕響,一顆子彈從李楓頭頂上方射入營門的門柱。

    “有人打冷槍!”顏童跳下汽車,迅速向營門對面的山林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在場的人,只有他和李楓憑著心覺的“超感”能力感應到了危機,李楓離少尉軍官更近,選擇了救人,顏童則選擇了追擊。

    “不許動!再動我就開槍了。”營門左側的衛兵舉起步槍,對準了李楓。

    變起倉卒,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李楓有問題,先前跑向值班室的衛兵張小民也停步轉身,端著槍跑了回來。

    李楓眉頭一皺,突然抱住少尉軍官,原地打了一個滾。

    “嗤!”

    又是一聲輕響。

    一顆子彈射在了少尉軍官原先倒地的地方,在地上留下一個小小的彈孔。

    張小明和營門左側的衛兵再笨也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了,他倆當即跟著顏童沖向了對面的山林。金城、鄭天對視一眼,也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林香墨和司徒玉慶見情勢不對勁,急忙下車,一起站到了李楓身旁。

    過了五分鐘左右,獨立營一連連長谷濤得到消息后,帶著40余名全副武裝、列隊整齊的士兵跑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谷濤望了一眼少尉排長高寧堅。

    “報告連長,剛才有暴恐分子放冷槍。”高寧堅立正說道。

    “人呢,抓住沒有?媽個羔子,敢到獨立營行兇,真他媽不想活了。”谷濤長得五大三粗,說話也比較粗魯豪放。

    “張小民、蘭佳亮已經去追了。”高寧堅連忙說道。

    “就他兩個,追個屁啊,給你30個人,馬上組織封堵攔截,一定要把狗日的抓住,抓不住別給老子回來!”

    “連長,這個……”高寧堅有些犯難,對面山林區域廣闊、地形復雜,暴恐分子只要深入其中,要想抓到就難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這個那個,執行命令!”谷濤牛眼一瞪。

    “是!”高寧堅挺了挺腰桿,轉身走向列隊的士兵面前,大聲道:“一排一二三班,都有了,立正——向右看齊——向前看——跑步走——”

    高寧堅帶著隊伍剛要出發,張小民和蘭佳亮從對面山林跑了出來,大聲說道:“抓到了,抓到了!”

    在他倆身后,顏童、金城和鄭天一起押著一個垂頭喪氣的矮個子男人。

    谷濤望向高寧堅,疑惑地問道:“他們是?”

    高寧堅還沒開口,張小民興沖沖說道:“報告連長,他們是內訓基地的新學員,暴恐分子就是那位學員抓到的。”說著,張小民指了指顏童。

    李楓和林香墨聽了張小民的話,都向顏童微笑致意。只有司徒玉慶不買顏童的賬,還故意癟了癟嘴。

    “內訓基地新學員?”谷濤心里一震,據他所知,內訓基地的學員,個個都是怪物般的存在,比軍隊最頂尖的特種兵都要高一個檔次。

    金城見張小民稱呼谷濤“連長”,乘機說道:“戰友,我們是內訓基地的新學員,今天過來報到,恰好遇上這么一出,抓人那個叫顏童,這位李楓,剛才還救了你們排長一命。”他為人老成,簡單幾句話,不但表明了自己這幫人的身份來意,還順便自我飄揚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哦,內訓基地的學員,歡迎歡迎!高寧堅,怎么回事,有基地學員報到怎么不報告?”谷濤轉頭望向高寧堅,面露不愉之色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他們沒有特別通行證,也沒有介紹信……”高寧堅支吾道。

    “屁個介紹信,就憑這幾位戰友的身手,還有什么信不過的,快把他們請到營部會議室,好茶好煙招待著,同時聯系內訓基地,請那邊過來接人!”

    “是,是,這位沒請教……”高寧堅看向金城,一臉尷尬。

    “高排長,我叫金城,麻煩了。”金城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金大哥,各位戰友,把車開上,先到營部會議室休息。”高寧堅連忙招呼起來。

    “顏童兄弟,把人和槍都交給他們吧,我們進去。”金城心情大好,對抓獲暴徒的顏童自然又高看了幾分。

    六人進了營部會議室,依次就坐,顏童當仁不讓坐了客方主位。

    高寧堅安排好后,親自去打電話通知內訓基地了。三個小士兵走進來,忙前忙后發煙上茶。

    “兄弟,內訓基地的情況你清不清楚?”司徒玉慶向一名倒茶的士兵問道。

    “報告首長,我們營里有規定,對內訓基地要做到‘三不’,不靠近,不打聽,不結交,所以,那邊的情況我不清楚,只知道是培訓高級首長的地方。”小士兵長得清清秀秀的,說話也挺大方,一看就是城市兵。

    另外兩個士兵就拘謹多了,特別是他們一進會議室,就看見了長相甜美、氣質出眾的林香墨,都被她的美貌所吸引,這時在她有意無意的注視下,都有些束手束腳,好像倒茶都倒不來了。

    “司徒,這位戰友說得不錯,這方面的規矩很嚴的,不只士兵,恐怕營連級干部都知道得不多。”金城插口道。

    “這樣說來,我們是不是根本沒機會出來,每天都像犯人一樣關在里面。”司徒玉慶癟了癟嘴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還要執行任務嘛,但我聽說,首次執行任務都得一年半之后,所以,在里面的一年半會比較難熬。”

    大家閑聊了一會兒,高寧堅走了進來,他身后跟著一個穿迷彩服的年輕人,看樣子最多二十五六歲。

    “各位戰友,這是內訓基地的李教官,專門過來接你們的。”高寧堅介紹道。

    李楓六人不約而同都望向年輕人。這個時節,正是一年中最冷的時候,多喀爾則巴朗縣又是高海拔地區,氣溫低至零下5度左右,但是這人只穿了一身單薄的迷彩服,僅憑這點,就可以看出他的身體素質不是一般的好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吧。”李教官沒有廢話,話一說完,轉身就往外面走去,倒把旁邊的高寧堅弄得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高排長,謝謝你的熱情接待。”金城到底成熟些,臨走前不忘對高寧堅表示感謝。

    “金大哥,客氣了,應該感謝你們才對,沒有你們,我這條小命今天就丟了,各位戰友……不,各位首長,有機會我們再聚,祝大家集訓愉快!”高寧堅本事不大,說話到是很順溜。

    李教官出了會議室,登上一輛悍馬H系越野車,迅速點火啟動。李楓六人見狀,也急忙上了車。

    一行四輛車駛過日常訓練的大操場,又經過營房后面的一片樹林,很快來到一座石橋邊。橋頭一塊石碑非常顯眼,上面刻著“禁止通行”四個鮮紅的大字。

    執勤士兵看見車隊過來,問都沒問就壓下了通行桿。看來,這里是禁止獨立營的官兵過去,對內訓基地的人倒沒有限制。

    http://www.mjaqcvq.com.cn/dushikuajiegaoshou/10232049.html

    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mjaqcvq.com.cn。鬼吹燈手機版閱讀網址:m.gdbzkz.com
新时时三星组三